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考自学考试服务交流平台欢迎各位自考生,今天是
湖北自考各市自考: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州 宜昌 十堰 孝感 荆门 鄂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武汉自考
湖北自考指南手册

公债的经济学分析

2019-06-06 11:38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导读: 宏观经济适用性在充分就业均衡条件下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在一个已经处于充分就业的经济中,公债的增加将会产生超额需求,这会提高价格水平。从根本上说,真正相关的是实质公债的数额...

 
一、公债的由来和公债理论的发展
 
现代意义上的公债(Pubic det)是在佛罗伦萨和15世纪的其他意大利城市中首先出现的。此后,公债的使用便在欧训推广开来。一些回家,如西班牙、法国和荷兰都采纳了这种做法。在英国,自1688年“奥兰治的威廉”(Wilam of Orange)登基之后,公债朝着更为系统条理的公开借贷制度方向发展。在美国,联邦政府于1790年运用国债这一财政工具来舞集资金。从历史上看,增发国债最常见的理由是战争造成的财政危机突然出现。不过,这并不是惟一的理由。增加的债务也可被用作一种和平手段,以扩张国土。如美国在1803年从法国手中购买路易斯安娜这块土地,就是靠国债来筹措资金的。作为公共工程的一种融资手陵公债发行可能具有代际之间的平等性。如果政府投资的项目会对以后的几代人都产生效益那么由这几代人偿还相关的投资成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萧条及“凯恩斯革命”之后,扩大公债的理由又增多了。人们认为:通过举债获得的政府开支可以创造就业、刺激私人经济的发展。外债会增加一个国家的负担,内债则可能只是使财富在国内重新分配,对国家整体而言并不一定是额外负担。赞同削减国债的主要经济观点是:该措施会释放出更多投资,后者可以用于私人部门的生产活动。作为其结果,工资或就业的机会将增加,经济增长率会提高。反之,如果把资本固置在公共部门,那就等于浪费了资本。另外,削减公债还会改善工资收入者的福利待遇,因为随着政府利息债务的减少,人们要缴纳的税亦会减少。与此相联系的另一方面是,减少公债会产生有利于社区中的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再分配。在一般的争论中,常常还夹杂着这样一些看法,即政府的借贷行为会给下一代造成不公正的债务负担。另外,公众对政府的信心,即大众信任感,会因政府显示出认真对待削减公债的政策而增强。这一点已被证明。对公债规模提出警告的人时常做出这样的推断,认为个人及家庭债务与政府债务之间似乎有直接的相似之处。个人或家庭一旦陷入债务中,就是一种过度花费或经营不善的迹象。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政府。但用此种方式推理的人似乎很少把这种类比推广运用到公司企业上去,特别是大企业。如上所述,一旦把有关财政技术方面的专业问题抛在一边,公债也就成了熊彼特(Schumpeter)所说的“经济社会学”问题。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几乎所有主要的英国古典学派经济学家都反对维持公债。

      事实上,政治经济学家就这种债务之终极影响所作的“悲凉”预测,要早于根据马尔萨斯人口论和农业报酬递减作用所作出的一系列悲观预测。亚当·斯密曾预言,自己所处时代“巨额债务”的累积从长远看可能会毁掉所有欧洲大国Q,他的预言无疑进一步助长了这种思潮。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对斯密的预言亦有同感,他甚至提出了立即清偿现有的英国债务,永不再借的激进建议,此举严重损害了他在国会的前程。按照李嘉图的观点,为了与拿破仑作战而聚集起来的债务,破坏了物价平衡,使许多人迁至国外以逃避税负,这些捐税像磨石一样挤压着国家的人力物力。不过,马尔萨斯和劳德戴尔(Lauderdale)勋爵都不同意这种观点。他们关注在经济中保持充分需求,警惕过快地清偿债务产生的危险。但是,他们两个只是少数派,大多数经济学家还是赞同至少以一些债务的减少作为紧缩的预算计划的一部分。”随举19世纪后半叶英国的公债逐渐减少,这一问题也就失去了原来的重要性。不过,19 世纪60年代的美国则形势不同,截至1866年的南北战争,美国已积累了几乎28亿美元的债务。这引起了一些经济学家的警觉,他们像李嘉图一样,认为这种负担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在经济思想中被称为“新古典”的那个时期,公共财政学作为经济学中的独立科学出现了。早期的主要论著是巴斯特布尔(C.F.Bastable)在1892年发表的《公共财政》(PublicFinance)和亨利·卡特·亚当斯(Henry CarterAdams)于1898年发表的《财政科学》(The Sci-ence of Finance)。这一发展使关于公债问题的讨论成为一个新的专业性课题。该课题鼓励人们更加重视有关的财政方法。总的来说,一直到20世纪初,人们都倾向于少欠公债。这或许有助于解释一战后欧洲各国对债务清偿的谨慎态度。凯恩斯革命性思想的影响已在上面评说过了。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经济学家又对公债的经济影响这一问题重新产生了兴趣。关注这一问题的部分原因是社会对于许多国家以货币形式出现的公债绝对增长感到不安。另一因素是对凯恩斯宏观经济学关于公债重要性的信心大为减低。第三个因素是一些经济学家重返自由主义意识形态。
 
二、公债原理
 
1.公债是政府方面的一种法律义务

      按照规定的时间表,政府应对法定的债权持有者支付利息,并分期偿还债务。公债是由于政府向个人、公司、社会事业单位及他国政府借款而产生的。借款是一种双边交换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贷款人把资金转让给政府,政府则将证券发给贷出者,证券代表贷款人在借款期限内对政府收人的一种债权。用资产负债表的简单术语来说,公债是政府账户上的负债项目,在有关债券持有人的相关账户上,它则是一种资产。公债和个人债务或非政府机构的债务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背景方面的实证分析是一样的,使用债款的规范原则也没什么样。但是,这两个命题并未被经济学家们普遍接受,其次,征税和公债发行之间的第二个重要区别,在于政治上所决定的、由政府开支的需要所引起的债务归属时间上的不同。对征税来说,这些义务归属于在政府支付开支期间直接对政府提供资金的个人和社会团体。对公债来说,相比之下,并不存在财政义务的经常政初期归属问题。国家从那些自愿出借资金的人们手里获得收人,而这些人出借资金是为了换取未来的利息支付和分期偿还的承诺,而不是为了取得政府开支计划所带来的利益(即使是间接的)的“政治交换”。由于政府借款(公债发行),在初期,开支计划所派生的最终财政义务推迟了。要到债券发行任务终了后,义务的整体才落到纳税人头上。这个整体负担并不归宿于或分派到某些个人或群体身上。义务的推迟因此意味着为公共计划而支付的推迟之后。
 
2.李嘉图有关纳税和政府借款的等效原理

      19世纪最伟大的一位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提出了一个原理,大意是说征税和政府借款在逻辑上是相同的。20世纪70年代,这一原理重新被宏观经济学家,尤其是罗伯特·巴罗(Robert Barro)所揭示,一时成为“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巴罗发展了李嘉图的观点,他认为:人们非常关心自己的子女,因此当他们看到政府赤字增加了未来负债而威胁到自己的后代时,就会增加其遗产。为了留下更多的遗产,人们会提高家庭储蓄水平,其数量正好等于赤字增加的数量。于是,政府负储蓄(即赤字)的增加被抵消了,国民储蓄水平并没有改变。这一观点就被称为李嘉图等效(Ricardian equiva-;lence),它意味着:作为支出融资的手段,税收与赤字是一样的。不过,实证研究并不支持巴罗的上述理论观点,许多国家的统计证据表明,私人储蓄没有完全抵消政府借款。这主要是因为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并没有巴罗所假定的那么理性,也没有那么利他主义。最好把李嘉图的等效原理以及进一步的中性原理,看成是理想化条件下个人理性行为的一种极端模型。

      李嘉图本人也认为:事实上,人们不曾对纳税和公债等量齐观。人们并不按照他们会长生不老的假设办事,他们的年龄不同,对将来纳税义务的关切程度也不同。此外,纳税额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更为重要的是也不存在这种情况,即在每人名下可以按现值分摊未来的义务,人们将会如等效原理所设想的那样去调整其资产组合。即使人们认识到公债会体现为未来的纳税义务,他们也不能通过任何合理的计算方式把这笔义务总额转换成每人名下的份额。
等效原理的重大不足之处在于债务自身的逻辑推理,这可从私人的行为来加以说明。一个人为什么要借款呢?他这样做是为了在时间上重新安排开支。若借款和经常性支付(征税的私人比拟)是等效的,那么这样做就没有必要了。在惯例上,借款自身的目的在于从时间的角度上调整开支的先后安排。政府亦如其代表的公民,其借款也出于类似的原因。假如公债和征税的作用是相等的,那么公债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从直接观察现代政治所获的实证也清楚地反驳了等效原理。选民们对征税和发行公债并非等金齐观,反映选民意态的政治家们对这些手段如何结合运用也不是漠不关心。大致来说,同等数量的支出,靠举债来开支比靠征税来开支更有助于避免引起政治上的反对。20世:80年代经由增加税收来减少美国联邦财政赤字的决定,无一不是经过重大政治斗争才得以实现的。
 
3.公债的古典原理

      在古典的模型中,政府账户与个人或私人企业账户之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借款是取得收人的一种手段,它使借款人得以推迟或延缓偿付。它是一种调整开支需要、使之与不同时间的收入流量相适应的手段,实际上借款是依据时间上的权衡来进行的。
对政府来说,和对个人或企业来说一样,除非偿付的负担得以延缓才有理由借款。就借债的最根本意义来说,必然存在着负担在时间上推移的可能。举债初期的扩大开支计划所引起的最后的偿付必然要由后期来承担。这种既直接而又明确简单的分析带来了举债的规范原则。只有在需求是非周期性的或非经常性的条件下,或者说只有在公共开支的需要是暂时性的条件下,才能诉诸举债之途。历来这些需要都是和战争的紧急开支相联系的,财政审慎原则要求一旦这些紧急开支的需求过去以后,战时积累下来的债务就要偿还。除了这些额外开支可以依靠借款的道理之外,按正
统标准,政府也可举债兴办真正生产性的资本项目,类似私人企业所从事的资本投资。当资本支出由政府举债支持时,原则上应有一个债务清偿计划,使还债时期与从投资产生收入的时期相适应。
 
4.凯恩斯宏观经济学中的公债

      古典时期以前的重商主义者不理解公债的古典原理,凯恩斯时期前的一些财政货币的扩张主义者也对这些原则持怀疑态度,直到20世纪中叶在经济思想界发生了凯恩斯革命以后,对这些古典原则的对立才导致了一个“新的传统观念”。力求对古典模型的基本内容独树一帜的公债分析以及由此所产生的规范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达到了统治地位。如前所述,古典原理是极为简单明了的,它以政府账户和个人账户间的实质性比拟为基础。但凯恩斯逻辑却反对这种推论,它特别不同意公债中包含着这样的特征,即在公债发行后的时期中债务负担将会转嫁到纳税人身上。凯恩斯认为事实可能刚好相反,例如,当政府借款来支付枪炮的开支,人们就要在此期间而不是在其后放弃用以生产这些武器的资源,因而,按此定义,对国内发行的公债来说,战争开支的负担不会向将来转移。

      从前面的讨论中可以看到凯恩斯这个论述的基本缺陷是很明显的。公共开支靠举债筹借资金所体现的双重交换被忽视了。这个论述没有认识到那些在公共支出期间实际上放弃资源支配权的人,乃是自愿地用手中的资金去换取将来支付利息的承诺。购买债券的人并没有为公共开支计划的利益“承担”任何代价,这些人也是纳税公民集体的成员这一事实与负担的现时归宿无关。在开支计划的后期纳税人要付出其部分收人,这一要求是必须得到履行的,它完全是由起初的债券发行所引起的。凯恩斯论点的政策立足点是,把公债看作经济萧条时期为可带来需求增加的赤字财政筹措经费的唯一方法。预算赤字是凯恩斯经济政策的基本政策手段,在亲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方面还有一个基本的失误,那就是认为可扩大需求的赤字能用不负担利息的货币创造去弥补。假如这个宏观经济目标就是创造预算赤字的唯一依据,那么,与公债发行相关联的未来时期的征税就大可不必了。这样背景下的货币创造将不承担未来的任何负担。
 
5.后凯恩斯政治经济学中的公债和赤字

      李嘉图理论,比如巴罗对前面所提到的李嘉图等效原理的重新发现和规范化间述等。经济学家们对公债间题的讨论可用含混不清来描述,而政治家们后来从凯品斯的政策中吸取了教训。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格守古典分析的规范教条的“旧时的财政信念”才失去了它的约束力。20世纪60年代及其后的政治领袖们了解到,足以扩大需求的赤字财政在某些经济条件下是可取的。政治家们的只花费而不向选民征税的自然倾向,使他们以一种歪曲的和片面的方式来看待经济背景。然而,这种理想化的凯恩斯政策体系——萧条时期搞赤字财政,繁荣时期搞盈余财政——在民主政治生活中被证实是难以贯彻的。尽管如此,看似永久性的靠举债来弥补赤字的制度诞生了。20世纪70年代及80年代期间,各国政府公然靠举债来弥补经常的公共消费支出,其中还包括转移支付,这在现代财政史上确是破天荒的。这种财政办法孤立起来看,就等于破坏国民资本价值。当人们在经常收入的消费方面保持节制时,他们就创造了资本价值。当他们的消费大于经常收入时,资本价值(预期的未来收入按贴现后的现值计)就遭到了破坏。对个人与政府来说都一样,依靠借款就是把“消耗”将来的收入作为增加当前消费的一种手段,正如依靠储蓄就是“节约”当前收入(按机会成本的意义)来增加将来的消费。只有在借款被用于真正投资的情况下,时间上的净效应才是中性的。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预期收入的资本价值才不变。

      公债是政治经济学中的一个主题,在20世纪中期的几十年里,对这一问题的理解水平经历了严重的反复。古典的分析所导致的教条曾为政府财政当局提供了简单的准绳,但在政治经济学家中,以及政治家,从而间接地在他们的选民中已不再赢得广泛的支持了。各国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期间纷纷以举借生息债务的方式来筹措公共消费支出的大部分经费。然而,这种利加利的简单逻辑证实,80年代所遵循的预算制度是无法维持的。在支付利息额上升以及新债发行率同时高涨的情况下,政府拖欠债务、无法偿还的问题越来越引起了政治家们的关注。拖欠公债的现象在历史上时有发生,并且会以通货膨胀的方式来直接破坏所欠债务的实际价值。拖欠债务的最后前景一般是可以被认识到的,但恢复恪守古典准则会碰到的政治困难不可忽视。一旦靠举债来筹措公共消费的赤字开支经费逐渐成为准经常性状态的一个要素时,试图恢复预算平衡就会面临极大的政治上的反对。正如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事实所表明的那样,当政府必须依靠增加税收或削减支出来减少赤字,以达到降低公债发行的增长率这一目标时,政治上的反对便接踵而至,那些不断承担债务负担的纳税人的意志在民主政治的决策机构中至多只能得到局部地和间接地反映。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政府的财政职责要想维持,那就必须重新接受古典的公债原理,不管是不是使用这个古典主义的名称。至于普遍接受的时间是在拖欠债务所引起的一系列财政危机到来之前还是在其后,目前还不能预断。
 
三、公债负担

      这也就是前已述及的由李嘉图提出、后又由巴罗重新发现的,被布坎南称之为对称定理的“李嘉图一巴罗”定理。然而,即使税款能够采取一次总付的方式,仅仅由于人的寿命有限这一理由,就可以得出公债并不是得失相抵、全然中性的结论。那些现在持有公债和领取利息的人,到了死去时就不再负担以后的赋税了。巴罗的“对称定理”也遭到很多人的驳斥,如托宾(J.Tobin)等。因此,公债究竟是不是一种负担,这实际上就成为一个条件性很强的问题。虽然大多数经济理论的讨论只接受市场完全出清的均衡这个前提,但更确切的事实却常常是与就业不足和总需求不足的情况联系在一起的。在这种情况下,公债不但不是一种负担,反而成为对经济有利的因素,因为它很可能诱发更多的消费。这一点在莫迪利亚尼的生命周期假说中讲得特别清楚:那些拥有较多公债和其他形式财富的人,现在会消费得多些,并且计划将来也要消费得多些。在理性预期结构中(假定不存在市场的出清),厂商就会增加投资来补足增加了的消费,满足现在和将来的消费需求。这样,当前的生产和就业就会提高,同时为将来留下更多的资本存量。公债的存在,其中包括以政府货币形式存在的无息债务,也方便了上下两代人之间的契约关系。它允许正在工作的一代人进行储蓄,在缺乏积累其他不贬值资本的能力时,向下一代要求得到退休之后的赡养。扩大储蓄与消费之间选择的自由可能带来的好处,也使某些人把公债视为负担。这是因为,如果手中有公债就能增加当前消费,那么储蓄就必然会减少,从而资本积累会减少。这样看来,公债似乎是以私人生产性资本形式存在的资产的替代物,有了公债,这个经济的资本存量就会减少,生产也会减少,在均衡状态下,消费也会减少。

      公债的名义值或面值可能在许多国家已经有所提高,但是不断上涨的利率和价格水平使其实质的市场价值却大大下降了。因此,重的是改变预算结余和赤字的测量尺度,使它们与公债的实质变动相一致。举例来说,如果名义赤字为1000亿元,并假定利息和价格的变化使20000亿元未偿还的公债实质而场价值,不包括当前的赤字,已经下降到18500亿元。那么从真正相关的实际意义上讲,预算就不是赤字,而是结余50亿元了一它等于1560亿元的“资本收益”或“通资触脉税”减去1000亿元的名义赤字之后的差额。根据上述思略,公债是负担还是好事,最好按照它与整个经济的收入或产值来进行评估。只有当公债比国民总产值增加得更快时,才可以果公做马品产品情比华务。基器然学严快时。才可以道查在相对意义上是增加的。切如在一质增长和5的通资感民察养际构保”,这将高味着,若增长率是每年8?大约由,公债可能也按每年增长,从而公债占总产值的比率将保革不变,但术产却可能因为省了?若公债与公共资产(包括金融资;要小得多。甚至在公保数和利夹然要点心物质资产在内)有关,则公债净额可能比公债总额在会锁数额很大的经济中,公共部分的净资产值或净资产也很可能是正值。
 
免责声明

湖北自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