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考自学考试服务交流平台欢迎各位自考生,今天是
湖北自考各市自考: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州 宜昌 十堰 孝感 荆门 鄂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武汉自考
湖北自考指南手册

中国古代文学史_阮籍

2019-09-26 11:48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自学考试,中国古代史,复习资料,湖北自考
导读: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阮籍 阮籍(210--263)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人,阮瑪之子。史称其容貌瑰杰,志气宏放,傲然独得,任性不羁,而喜怒不形于色。博览群籍,尤好庄老。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时人多谓之痴。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

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阮籍

       阮籍(210- -263) 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人,阮瑪之子。史称其“容貌瑰杰,志气宏放,傲然独得,任性不羁,而喜怒不形于色”。“博览群籍,尤好庄老。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时人多谓之痴。”“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    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文帝初欲为武帝求婚于籍籍醉六十日,不得言而止。钟会数以时事间之,欲因共可否而致之罪,皆以酣醉获免。”“籍虽不拘礼教,然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性至孝。”“能属文,初不留思。作《咏怀》八十余篇,为世所重。”《晋书●阮籍传》)阮籍的一生是在矛盾和苦闷中挣扎的-生。他本有心用世,以才高自居并登广武战场,慨叹"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这种用心在诗歌中也有表现:“炎光延万里,洪川荡湍濑。弯弓挂扶桑,长剑倚天外。泰山成砥砺,黄河为裳带。视彼庄周子,荣枯何足赖。捐身弃中野,乌鸢作患害。岂若雄杰土,功名从此大。”(《咏怀》第38首)“壮土何慷慨,志欲威八荒。驱车远行役,受命念自忘。良弓挟乌号,明甲有精光。临难不顾生,身死魂飞扬。岂为全躯士?效命争战场。忠为百世荣,义使令名彰。垂声谢后世,气节故有常。”(《咏怀》第39首)都写得慷慨昂扬。但是这类诗他写得太少了。魏代汉、晋代魏政治斗争的黑暗卑鄙使他十分鄙薄当道,司马氏的大杀名士又使他十分恐惧,所以阮籍采取了不积极合作又不坚决斗争的依违避就的态度。在生活上,他纵酒佯狂,任性而行;在政治.上,他十分谨慎,口不臧否人物;在思想上,他倾心玄学,崇尚老庄,追求理想中的美好境界;在感情上,他痛恨虚伪的名教中人,感叹人生的悲哀和沉重。凡此种种发之于诗,构成了他诗歌独具的特色。

       阮籍诗歌的成就主要在于82首五言《咏怀》诗。它们非一时一地之作,既有统一的文学特征,又各具特点。《咏怀》诗取得了巨大的艺术成就。

       首先,《咏怀》诗有一种意蕴深沉之美。因为阮籍是用深刻的哲理思索观照人生,所以他与建安诗人感性地抒发人生苦短不同,他把人生的悲哀挖掘得更全面、更深入,因而也就更沉痛;同时由于玄学思潮的影响,也就写得更深邃。他不是简单地慨叹人生短促,而是同时体会到道之无穷。而且,在圣人有情无情的玄学命题论争中,显然阮籍是持圣人有情之论,与王弼的观点是一致的,从阮籍的恸哭兵家少女,常作青白眼也可看出来。所以他认为明君圣人面对人世短促亦无可奈何。第32首说:“朝阳不再盛,白日忽西幽。去此若俯仰,如何似九秋?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齐景升丘山,涕泗纷交流。孔圣临长川,惜逝忽若浮。愿登太华山,上与松子游。渔父知世患,乘流泛轻舟。”欲以求仙解脱生命苦短的悲哀,然神仙之事信邪非邪渺茫难辨,“人言欲延年,延年欲焉之?黄鹄呼孑安,千秋未可期。独坐山岩中,恻怆怀所思"(第55首)。他认为不但自然规律使人生早早调落,世事无常社会险恶也给人以重重忧患。这是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思索比前人更为深刻之处。正始时代黑暗恐怖的政治现实和《庄子》的理论对他的熏陶,都在他的心灵上留下深深的烙印,如第6首:“昔闻东陵瓜,近在青门外。连畛距阡陌,子母相钩带。五色耀朝日,嘉宾四面会。膏火自煎熬,多财为患害。布衣可终身,宠禄岂足赖?”音火自煎,漆木招割,多才累身,都是《庄子》中常见的命题。

       而且,不但外在的自然、社会对人施以压迫,人心理中自身的矛盾苦闷焦虑也在戕害着人的灵魂和生命,如第33首:“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o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薄冰,谁知我心焦。”再进一步说,如此众多的人生悲哀,往往却不能与人诉说和宣泄,而且不被他人所理解,思想的先行者便又增添了一种人生的孤独感。知音也稀,莫与诉说,寂突的悲哀啮晚着诗人的心灵,第17首即表达了这种生命孤独的思绪:“独坐空堂上,谁可与亲者?出门临永路,不见行车马。登高望九州,悠悠分旷野。孤鸟西北飞,离兽东南下。日称思亲友,听言用自写.”在生活中,阮籍这种孤独寂货的悲哀表现为“穷途恸哭”,史载他“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晋书》本传)。在诗歌中,他用一一种空旷落漠的意象来表现这种人生的孤独。在家中,空堂之上,无可与欢;到门外,长路空衢,不见车马;登高临远,眺望九州,茫茫旷野之中,唯见孤鸟离兽。然而“鸟兽不可与同群”,那么,在这孤凄黯淡的黄昏里,能理解我宽慰我与我思想相通相契的“亲友”在哪里呢?这种意象并非实有的具体的物象,而是阮籍胸中寂寞孤独的心象,他把这种心象用象征的艺术手法渲染描绘出来,创造出空旷落寞的意象和氛围。阮籍用这样的艺术方法,把人生的悲哀写得无比沉痛无限悲慨,但并不是如李善所理解的对个人命运的“忧生之嗟”,而是理性思索后对普遍人生悲剧的阐发,所以何焯认为“籍之忧思所谓有甚于生者”(《义门读书记》卷四六)。陈沆认为:“阮公凭临广武,啸傲苏门,远迹曹爽,洁身懿师。其诗愤怀禅代,凭吊古人,盖仁人志土之发愤焉,岂直忧生之嗟而已哉?”((诗比兴笺》卷二)他已超越了个人生死,面对的是广大人生,所谓“情伤一时,心存百代”(黄节《阮步兵咏怀诗注.白叙》),所以显得忧愤深广。

       钟嵘《诗品》谓其“《咏怀》之作,可以陶性灵,发幽思。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洋洋乎会于风雅。使人忘其鄙近,自致远大。颇多感慨之词,厥旨渊放,归趣难求”,正是.有见于阮籍的诗“旨”深远,意蕴深邃。在艺术表现方式上,阮籍用典颇多,多用比兴、象征烘托意象、渲染气氛,来表达自己的深切情思,所以也显得意蕴深沉。这还不仅只是由于“常恐罹谤遇祸”,“而文多隐蔽”(李善《文选》卷二三《咏怀》诗注) ,更深层的原因,在于阮籍对正始玄风中言意之辨的深切理解和运用,深谙得意忘象之旨,在于对《庄子》中那些用象征、寓言等形象表达哲理的方式的一-种服膺和实践,还在于他用高度的艺术观照和体验去面对人生。试看他的《咏怀》第1首: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幽思独伤心。

       写不眠的诗人在清风明肿弹琴徘徊,除了孤鸿哀号翔鸟悲鸣-无所见,这种凄清悲冷的最象气氛,并非如有的评论者所臆测的是比喻“贤臣在外”、“权臣在近”,“则谓晋文王:也”,而是对历史社会的深广忧愤,对人生悲剧的无限悲哀,是无与言说的孤独痛苦的传神写照,是无法指实为任何具体事件人物的。所以刘勰说:“阮旨遥深。”(《文心雕龙●明诗》沈德潜也说:“阮公《咏怀》,反复零乱,兴寄无端,和愉哀怨,杂集于中,令读者莫求归趣。必求事实以求之,则凿矣。”(《古诗源》卷六)

       其次,阮籍的诗还有一-种清逸玄远之美被人称为“玄远”(《晋书》本传) ,“响逸而调远”(刘勰《文心雕龙.体性》。这是因为阮籍的诗歌中常常出现-一个清虚空灵的庄子式的理想世界。阮籍生存在依违避就进退失据的矛盾挣扎之中,残酷的现实使他苦闷,他除了在生活上饮洒狂放之外,在精神上寻求解脱的方式就是越名教而任自然。由于玄学庄的影响,他就只有在理想中向往一一个自由翱翔的无何有之乡,-个心境澄明与道合一的人生境界。在这个境界里,他可以无所系念,不受约束,可以白由驰神运想,做到与道宾合。这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和心灵依托,这是一种“清思”:“夫清虚寥廓,则神物来集,飘摇恍忽,则洞幽m贝;冰心王质,则皎洁思存;恬淡无欲,则泰志适情。”《清思赋》)在他的诗中,这个境界常常被比成逍遥游的大鹏:“鸿鹄桕随飞飞适荒裔。双翮凌长风,须典万里适。朝管班开实,夕宿丹山际。抗身青云中,网罗孰能制?岂与乡曲士,携手共言誓!"”(尔43门有时被表现为玄鹤:“云间有闲鹤,抗志扬哀声。- -飞冲青天,旷 世不再鸣。巴与鹑鹦游,连翩戏中庭?" (第21首)有时则被描绘成神女般的佳人:“西方有佳人,皎若白日光。被服纤罗衣,左右佩双璜。修容耀姿美,顺风振微芳。登高眺所思,举袂当朝期。寄颜云霄间,挥袖凌虚翔。飘摇恍忽中,流盼顾我傍。悦恰未交接,晤言用感伤。”(第19首)这种境界虽然在人问并不可能存在,却是诗人精神自由驰骋,摆脱世俗束缚的一片寥廓天地。这种玄远朗澈的境界,这种富于神话色彩的瑰丽想象,再出之以清丽流畅的语言,使读者获得一-种清逸玄远之美的感受。

       阮籍的《咏怀》诗,融哲理、情思与意象为一炉,意蕴深沉,清逸玄远,不但成为正始时代诗歌的高峰,而且创造了抒情组诗的新形式,开后代左思《咏史》组诗陶渊明《饮酒>组诗的先河,被后人给予“忧时悯乱,兴寄无端,而骏放之致,沉挚之词,诚足以睥睨八荒,牢笼万有”(沈德潜《古诗源》卷六)的极高评价,是当之无愧的。



湖北自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