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考自学考试服务交流平台欢迎各位自考生,今天是
湖北自考各市自考: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州 宜昌 十堰 孝感 荆门 鄂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武汉自考
湖北自考指南手册

中国古代文学史_汉乐府民歌的文学价值

2019-09-26 11:03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自学考试,中国古代史,复习资料,湖北自考
导读: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汉乐府民歌的文学价值 汉代乐府民歌的创作精神,与《诗经》的周民歌一脉相承,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汉;书.艺文志),情感真挚浓郁,风格平实朴直。同时,在具体的题材内涵和表现手法上,又有不同于周民歌的新变。 (一)题材的承变...

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汉乐府民歌的文学价值

       汉代乐府民歌的创作精神,与《诗经》的周民歌一脉相承,‘ 感于哀乐,缘事而发" (《汉;书.艺文志>),情感真挚浓郁,风格平实朴直。同时,在具体的题材内涵和表现手法上,又有不同于周民歌的新变。

       (一)题材的承变

       与《诗经》民歌一样,汉乐府民歌继续咏唱那些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感受深刻的生活内容。

       有讥刺达官显贵的诗,如《鸡鸣》、《机逢行》、《长安有狭斜行》等。它们描写贵族的显贵浮夸和食侈,颇具漫画设味。如<鸡鸣》:“兄弟四五人,皆为侍中郎。五日一时来,观者满路旁。黄金络马头颍领颍何煌灿。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低。树木身和代,兄弟还相忘。”讥刺西汉末年供成王氏五俠,不仅写出了王氏兄弟小息干虹的狂傲,还揭出他们兄弟亲情的冷漠。

       有反映人民厌倦战争的诗,如古歌》写戍边将士深切难耐的思乡之情;《战城南》悼:念阵亡的将1,把野死不归的凄凉和壮烈的豪情熔铸在一起,涌动着沉重的悲凉感;《+无从军征>Tj-一个老兵被迫征战-一生年老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是已经家破人亡!只剩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晚景凄凉!以独特视角,揭露了战争的惨无人道。与《诗经》的同类诗歌相比,汉民歌显得更加悲凉。

       当然还有爱情、婚姻的歌唱。像《江南》.<有所思》、《上邪》这些脍炙人口的爱情诗,或柔美含帮,或浓烈直率,就像爱情本身,纯洁美丽。《艳歌何尝行》采用比兴手法,把夫妇生死相依的真挚情感表现得异常深刻:“飞来双白鹄,乃从西北来。十十五五,罗列成行。娈卒被病,行不能相随。五里一-返顾,六里一徘徊。吾欲衔汝去,口噤不能开。吾欲负汝去,毛羽何摧颓。乐哉新相知,忧来生别离。躇踌顾群侣,泪下不自知。念与君别离,气结不能言。各各重自爱,道远归还难。妾当守空房,闲门下重关。若生当相见,亡者会重泉。今日乐机乐,延年万岁期。”

       与《诗经》一样,汉乐府的婚恋诗也反映了相关的社会问题。如耳熟能详的《陌上桑》,写采桑女秦罗敷以夸饰夫婿的地位和英姿,巧妙拒绝太守的公开调戏;《.上山采蘼芜》记述被休弃的妻子与故夫的对话:“.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如。“新人从门入,故人从阁去。’‘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织缣日-一匹,织索五丈余。将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反映出女子在婚姻生活中地位的卑下。

       汉乐府民歌还有周民歌中鲜见的题材,即:倾诉生活艰难困顿和漂泊流荡的诗。《东门行》、《妇病行》、《孤儿行》等,极写生存的艰难。如《东门行》写一个贫民,因生活困苦之极打算铤而走险,妻子劝阻他,他却义无反顾:

       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含中儿母牵衣啼:“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铺糜。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难久居!”

       此诗揭示了民众被迫无奈走上反抗道路的情状。《妇病行》写丈夫丧妻,自己带着两三个幼儿艰难度日,穷困潦倒,不禁对孩子感既:我们也要随你母亲去了!《孤儿行》写孤儿备受兄嫂虐待,痛不欲生:“居生不乐,不如早去,下从地下黄泉。”

       《艳歌行》 和《悲歌》,是漂泊异乡者的悲吟。前者倾诉:“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兄弟两三人,流宕在他县。故衣谁当补,新衣谁当绽?"以比兴手法,抒发其悲苦无助的情思。后者唱道: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思念故乡,郁郁累累。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不仅发抒思乡之情,更道出孤苦伶仃和无可寄托无处诉说的悲哀。

       此外,汉乐府民歌中还有表达人生哲理的作品。如《长歌行》:“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唏。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炬黄华叶袋。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指出生命和时光的可贵,鼓励人们珍惜。而《薤露》和《荡里》,更深刻抒发了对生命终结的悲哀: 

       薤上露,何易唏!露唏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薤露》)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橱。(《蒿里》

       生命的短暂犹如朝露,但露有再生,生命却不能复归。生命既已终结,生前的贤愚臧否,又何足道!这种人生体验有些大彻大悟的味道,但是非常悲凉。

       总之,汉乐府民歌抒写民众切身的情事,情深意真,这是对《诗经》民歌创作精神的继承。同时,汉乐府民歌在诉说生存的艰难困顿以及披露战争的残酷等方面,较之周代民歌,似乎更加悲凉厚重。

       (二)艺术表现手法的演变

       第一,与周民歌相比,汉乐府民歌叙事成分增多,许多民歌都有情节,有的还描写了人物的形象。

       在叙述和抒情中插入情节,如《门行》写贫民男子与妻子的争论过程,《妇病行》写鳏夫向亲友求乞,《孤儿行》写瓜车翻覆、孤儿的哀告,《战城南》写“我”与乌鸦的对话等等。这些情节对诗歌思想情感的表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有的情节,具有偶然性或理想化倾向。如《上山采蘼芜》,写弃妇与故夫山脚相遇,就是偶然事件;但是如果没有这一偶遇,就没有弃妇在被弃之后仍须向故夫跪诉的情节发生,也就不能在更深的层次揭示妇女地位的卑下。《陌上桑》写秦罗敷与太守的对话,就是理想化情节;但只有在这样的情节和结局中,才能充分体现秦罗敷的智慧。情节设置的偶然性和理想化,表明汉乐府民歌在真实叙事抒情的同时,也不乏灵动的虚构和想象。

       有的民歌还着意于人物的描写。如(孤儿行》:

       孤儿生,孤儿遇生,命独当苦。父母在时,乘坚车,驾驷马。父母已去,兄嫂令我行贾。南到九江,东到齐与鲁。腊月来归,不敢自言苦。头多虮虱,面目多尘。大兄言办饭,大嫂言视马。上高堂,行取殿下堂,孤几泪下如雨。使我朝行汲,暮得水来归。手为错,足下无菲。怆怆履霜,中多蒺藜;拔断蒺藜肠月中,怆欲悲。泪下渫渫,清涕累累。冬无复襦,夏无单衣。居生不乐,不如早去,下从地下黄泉。春气动,草萌芽,三月蚕桑,六月收瓜。将是瓜车,来到还家。瓜车反覆,助我者少,陷瓜者多。“愿还我蒂!兄与嫂严,独且急归,当兴校计。”

       乱日:里中一何浇浇!愿欲寄尺书,将与地下父母:兄嫂难与久居。

       通过父母在世时“乘坚车,驾驷马"与父母死后种种不幸遇遇的对比,通过兄嫂对孤儿背刻的待遇,通过“行贾”、“汲水”、“收爪”四季不停的劳作以及“头多虮虱,面目多尘”、“各无複襦,夏无单衣”的描写,表现备受欺凌的孤儿形缘。汉乐府民歌写人物最为成功的当属《陌上桑》。它写秦罗败的美貌,先是以衣饰妆扮衬托:“头上倭堕街,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福。”接着以他人见到罗败的反应从侧面烘托:“行者见罗败,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救,脱帽著悄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观罗敷。”始终没有直接、正面的描写,而罗敷之美呼之欲出。

       第二,汉乐府民歌抒情真挚浓郁,有直抒胸臆的作品,如《有所思》、《东门行》、《孤儿行》等;同时也善于以比兴、叙描的手法抒情。

       《上邪》罗列五种不可能发生的自然现象,《艳歌行》之“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悲歌》、《古歌》之“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长歌行》之“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等等,都是比兴的例证。有的诗篇还通篇使用比兴,例如禽言诗《乌生》,通篇写乌鸦不得安生的经历及其所见所感,其实处处都在写人间情事。通篇使用比兴的诗作,还有《江南》、《枯鱼过河泣》等。

       在叙述和描写中抒情的例子,如《战城南》:“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为我谓乌:‘且为客豪!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客观描写战场的情状,而涌动着浓重的悲凉之感。《妇病行》则在琐细的叙述中,埋藏着难以道说的凄苦。《十五从军征》在这个方面最为出色,写老兵向乡人问询家中情况,写他到家后的所见、所为,全诗都是叙述和描写,处处充满了孤苦和悲凄: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饴阿谁。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第三,形式和语言方面的特点。汉乐府民歌在句式上突破了《诗经》以四言为主的格局,变为以杂言和五言为主。杂言长短不拘,表现灵活;五言虽只比《诗经》增加了一个字,但音节单双配合,节奏、韵律富于变化,又增加了表现的容量。从发展趋势看,汉乐府民歌由杂言渐趋五言,对五言诗的最后定型产生了重要作用。同时,汉乐府民歌也不再有重章,与《诗经》相比,在诗歌的结构上有所发展。

       汉乐府民歌的语言质朴浅白,往往使用对话和口语。如:

       秦氏家有遨游荡子,工用睢阳强,苏合弹。左手持强弹两丸,出入乌东西。蜡我!一丸即发中乌身,乌死魂魄飞扬上天。(《乌生》)

       作为诗的语言,看起来似笨拙滞涩,似顺口溜,浅平直白,但富于表现力。



湖北自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