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考自学考试服务交流平台欢迎各位自考生,今天是
湖北自考各市自考: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州 宜昌 十堰 孝感 荆门 鄂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武汉自考
湖北自考指南手册

中国古代文学史_东汉赋体创作的演变

2019-09-26 10:13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自学考试,中国古代史,复习资料,湖北自考
导读: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东汉赋体创作的演变 东汉赋体文学的创作轨迹,呈现为由大赋向抒情小赋的演变。 刘秀定都洛阳,引起了朝臣都洛还是都雍(长安)的争议。这一争议影响到赋的创作,产生了一些京都赋类作品。杜笃《论都赋》,最早以赋的形式表达他...

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东汉赋体创作的演变

       东汉赋体文学的创作轨迹,呈现为由大赋向抒情小赋的演变。

       刘秀定都洛阳,引起了朝臣“都洛”还是“都雍(长安)”的争议。这一争议影响到赋的创作,产生了一些“京都赋”类作品。杜笃《论都赋》,最早以赋的形式表达他返都长安的主张,是京都赋的开端。与班固同时的傅毅、崔驷也各有京都赋作(均残)。其中成就最高、影响巨大的,是班固的《两都赋》。

       《两都赋广》述共创作起因和宗旨:“臣窃见海内清平,朝廷无事,京师修宫室,浚城隍,起苑围,以备制度。西土省老,咸怀怨思,冀上之卷顾,而盛称长安旧制,有陋洛邑之议。故臣作两都赋》,以极众人之所眩曜,折以今之法度。”这篇赋,以“西都宾”和“东都主人”相互夸耀辩难来结构全篇,描骆西都的巨丽形胜,铺叙东都的礼乐制度之美,两相   比较,表达了班固尊崇礼义制度而排斥形胜奢华的思想。

       《两都赋》在汉赋发展过程中,有些新的内涵。在题材和内容上,不再以苑围田猎官殷景观、山川物产之类为主,而若近写京都,尤其是铺叙京都观念。这一点使它不仅和司马相如的《天子游猎赋》不同,也与扬雄的《蜀都赋》区别开来。在谋篇布局上,它摆脱了西汉大赋通篇铺叙骅画而“曲终奏雅”的模式,极大加强了讽喻劝导的篇幅。其《东都赋》部分,全篇部是劝讽,避免了西汉大赋“劝百讽一”“劝而不止”的弊端,明确地表达了作者的思想。当然,《两都赋》主客辩难、抑客扬主的基本结构,描幕夸饰的基本笔法(尤其《西都赋》部分) ,以及鸿篇巨制的规模,都还难脱司马相如的影响。

       东汉中叶的张衡,在赋史上是承前启后的作家。张衡(78- -139),字平子, 南阳西鄂(今河南南阳)人。少善属文,入京师观太学,通贯五经六艺,精于天文、阴阳、历算。安帝时征拜郎中,迁为太史令。为人从容淡静,不好交接俗人。后出任河间相,三年后征拜尚书,卒于官。《二京赋》是张衡著名的大赋作品,《后汉书》本传说:“时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拟班固《两都》,作《二京赋》,因以讽谏。精思傅会,十年乃成。”《二京赋》假设“凭虚公子”与“安处先生”辩难,凭虚公子敷赞西京长安繁盛富丽,宫廷和都市生活富足奢华,而安处先生则批评西京生活奢侈,歌颂东京崇德尚礼、奢俭得当。它的谋篇立意,大抵模仿班固《两都赋》;有所不同者,除描绘苑囿、田猎、宫室等外,还把商贾、游侠辩士以及街市、百戏等市井万象写入赋中,展示了一幅都市生活全景图。这是以前大赋作品中没有的。《二京赋》的规模、容量和篇幅都超过前人,铺陈胪列,细致描绘,更加不厌其烦,成为汉代京都赋的极致。

       张衡的《二京赋》,可以说是汉代大赋的绝响;其《归田赋》,又是东汉抒情小赋的开山之作:

       游都邑以永久,无明略以佐时。徒临川以羡鱼,俟河清乎未期。感蔡子之慷慨,,从唐生以决疑。谅天道之微昧,追渔父以同嬉。超埃尘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

       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原隰郁茂,百草滋荣。王雎鼓翼,鸽鹧哀鸣。交颈颉颃,关关嚶嚶。于焉逍遥,聊以娱情。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仰飞纤缴,俯钓长流。触矢而毙,贪饵吞钩。落云间之逸禽,悬渊沈之紗餾。

       于时曜灵俄景,系以望舒。极般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感老氏之遗诫,将迥驾乎蓬庐。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

       赋作先写入世的感慨和厌倦,表达作者“超埃尘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的出世愿望,接着就拟想回归山水田园后悠然逍遥、自得其乐的生活。《归田赋》全篇只有40句,形制短小;语句清丽流畅绝无夸饰堆砌;抒写自己的怀抱和情志,个性鲜明。这些特点,都标志着汉赋创作倾向的重大转变。

       张衡之后,比较重要的抒情小赋作家,还有赵壹和祢衡。

       赵壹,字元叔,汉阳西县(今甘肃天水)人。生卒年不详,主要活动于后汉末年。灵帝光和元年(178),以邵举计更入京师,甚得司能袁迅河南尹羊陟器巫。名动京师,土大仰称其风采。后免竹回乡,“州那争致礼命, +做公府,并不就。终于家”。赵壹为人传仍傲,“屡狐罪,几至死,友人救得免”。(均见《后汉书.文苑列传》)于是作《穷鸟赋》云:

       有一穷乌,罪翼原野。取网加上,机阱在下。前见苍华,后见驱者。缴弹张右。子较左。飞丸激矢,交集于我。思飞不得,欲鸣不可。举头畏触,摇足恐堕。内须张急,乍冰乍火。

       以“穷鸟"陷喻身村厄的白己,也反映着东汉末年士人共同的生存困境。

       赵壹又写了一篇《刺世疾邪赋》,宣泄愤怨更深沉激烈。他说:“春秋时祸败之始,战N愈增其茶毒。秦汉无以相逾越,乃更加其怨酷。宁计生民之命?唯利己而自足。”春秋至秦汉统治者争夺私利、不顾民众死活的政治实质揭露无遗。他描述汉末的现状:

       于兹迄今,情伪万方。佞谄日炽,刚克消亡。舐痔结驷,正色徒行。妪嫣名势,赶拍濠强。偃蹇反俗,立致咎殃。捷慑逐物,日富月昌。浑然同惑,孰温孰凉。邪夫显进,直士幽藏。

       造成这种是非颠倒、贤佞倒置的混乱局面的原因,赵壹认为是“执政之匪贤”:“女谒掩其视听兮,近习秉其威权。所好则钻皮出其毛羽,所恶则洗垢求其瘢痕。”因此,直士贤达的命运就窘迫难堪了:

       虽欲竭诚而尽忠,路绝岭而靡缘。九重既不可启,又群吠之狺狺。安危亡于旦夕,肆嗜欲于目前。奚异涉海之失舵,积薪而待燃。荣纳由于闪揄,孰知辨其蚩妍。故法禁屈挠于势族,恩泽不逮于单门。

       如此深重的不平和孤愤,令他发出了“宁饥寒于尧舜之荒岁兮,不饱暖于当今之丰年”的惊世浩叹!《刺世疾邪赋》激烈地抨击时政,直抒愤激情感,毫不掩饰,在汉赋中实为罕见。

       祢衡的《鹦鹉赋》同样表现士人困厄无奈的主题,而表现方式与《刺世疾邪赋》不同。祢衡(173- -198) ,字正平,平原般(今山东平原)人。少有才辩,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献帝建安初游许都,与孔融、杨休友善。曹操召见,不肯往。曹操因其才名,未能杀之,而造送刘表。刘表不容,转送江夏太守黄祖,竟为黄祖所杀。祢衡在江夏时,客有献鹦鹉者,请祢衡为赋。衡因为赋,笔不停辍,文不加点,- -气呵成。《鹦鹉赋》通篇描述鹦鹉资质的美好及其身被罗网、诀别亲族而被人囚笼赏玩的悲哀。如云:

       于是羡芳声之远畅,伟灵表之可嘉。命虞人于陇坻,诏伯益于流沙。跨昆仑而描|弋,冠云霓而张罗。虽网维之备设,终一目之所加。且其容止闲暇,守植安停。逼工不惧,抚之不惊。宁顺从以远害,不违迕以丧生。故献全者受赏,而伤肌者被刑。

       尔乃归穷委命,离群丧侣。闭以雕笼,翦其翅羽。流飘万里,崎岖重阻。逾岷障,载罹寒暑。女辞家而适人,臣出身而事主。彼贤哲之逢患,犹楱迟以羁旅。矧禽鸟之微物,能驯扰以安处。眷西路而长怀,望故乡而延伫。忖陋体之腥臊,亦何劳于鼎俎。

       嗟禄命之衰薄,奚遭时之险熾?岂言语以阶乱,将不密以致危?痛母子之永隔,哀伉俪之生离。匪余年之足惜,悯众雏之无知。

       不难看出,祢衡处处写鹦鹉,实际上处处写自己,抒发他身困尘网、任人摆弄的悲哀。他以反讽手法,赞赏鹦鹉“顺从以远害”、“驯扰以安处”,实是自己困厄无奈的委婉表白。正言曲说,更加重了悲哀的浓度。这篇抒情小赋,通篇比喻象征,抒情深沉浓郁,艺术水平颇高。





湖北自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