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考自学考试服务交流平台欢迎各位自考生,今天是
湖北自考各市自考: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州 宜昌 十堰 孝感 荆门 鄂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武汉自考
湖北自考指南手册

中国古代文学史_刻画人物性格的几种经典手法

2019-09-25 17:09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自学考试,中国古代史,复习资料,湖北自考
导读: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刻画人物性格的几种经典手法 (一)以个性化语言表现人物性格 了解一个人的品性,基本途径是听其言观其行,文学作品写人物性格也是如此。在我国,这个文学表现手法是史传舆定的。早在《左传》,以言行来表现人物性格运用已比...

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刻画人物性格 的几种经典手法

       (一)以个性化语言表现人物性格

       了解一个人的品性,基本途径是听其言观其行,文学作品写人物性格也是如此。在我国,这个文学表现手法是史传舆定的。早在《左传》,以言行来表现人物性格运用已比较自如。到《史记》则更是如此一人物的性格无不 是通过其如何说怎样做来展现的。“怎样做”的例证比比皆是,这里只说说《史记》个性化人物语言的运用。

       清人吴见 思评《魏其武安候列传》,“与醉语怒语、对簿语、忙语闲语,句句不同”(《史记论文))。实际上《史记》许多篇章中的人物语言描写,都能见出人物的性格特点和神情风貌。如那些卫熟能详的例子“彼可取而代也”(《项羽本纪》,率直大胆.可以想见项习的强报占立:“大丈夫当如此也”(<高祖本纪》,委婉曲折,写出了刘邦的阴鸷刻深;“伙顾!涉之为王沉沉者”(《陈涉世家》),质朴无忌,传达出乡民初见王宫的艳羡和惊讶:“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张丞相列传》,写周昌口吃,急怒交加的神情,表现他刚直的性格。

       《史记》的人物对话,也有不少能够传达人物性格者,如: 

       陆生至,尉佗魑结箕踞见陆生。陆生因进说佗....于是尉佗乃蹶然起坐,谢陆生日:“居蛮夷中久,殊失礼义。”因问陆生日:“我孰与萧何、曹参、韩信贤?”陆生日:“王似贤。”复曰:“我孰与皇帝贤?”陆生日:“皇帝起丰沛,讨暴秦,诛强楚,为天下兴利除害,继五帝三皇之业,统理中国。中国之人以亿计,地方万里,居天下之膏腴,人众车舉,万物殷富,政由一家,自天地剖泮,未始有也。今王众不过数十万,皆蛮夷崎岖山海间,譬若汉一郡,王何乃自比于汉?”尉佗大笑日:“吾不起中国,故王此;使吾居中国,何渠不若汉?”《郦生陆贾列传》

       这一段对话,把尉佗的傲气和豪气陆贾的不卑不亢和使臣气节都表现了出来。再如:

       汉七年,高祖从平城过赵。赵王(张敖)朝夕袒購蔽,自上食,礼甚卑,有子婿礼。高祖箕踞詈,甚慢易之。赵相贯高、赵午等,年六十余,故张耳客也。生平为气。乃怒日:“吾王,屏王也!”说王日:“夫天下豪杰并起,能者先立。今王事高祖甚恭,而高祖无礼,请为王杀之。”张敖啮其指出血,日:“君何言之误!且先人亡国,赖高祖得复国。德流子孙,秋毫皆高祖力也。愿君无复出口!”贯高、赵午等十余人皆相谓日:“乃吾等非也,吾王长者,不倍德。且吾等义不辱,今怨高祖辱我王,故欲杀之,何乃湾王为乎?令事成,归王;事败,独身坐耳。”(《张耳陈馀列传》)

       张敖的忠君厚朴,贯高、赵午等人的义愤慷慨,都从对话中显露出来。

       (二)人物之间的对比衬托

       司马迁善于使用对比衬托的方法,突出人物的性格特点。有不同篇章人物之间的对比,也有一篇之内人物之间的对比;有主要人物之间的对比,也有主次要人物间的比衬。例如:在《高祖本纪》和《项羽本纪》中,世故老成、狡诈机智的刘邦,与气盛直率、好勇斗狠的项羽,形成鲜明对比,对待同样的事情,他们的做法往往不同。如对待有功的部将,刘邦会毫不吝惜封地授印以激励之;项羽则往往刻好了官印却迟迟舍不得交给部下。两个人.都有过战败使自己和亲人陷入危险境地的经历,刘邦为了自己逃命,可以把亲生儿女舍弃给款人;项羽面对真炬却依依难舍。两个人先后都入驻泰都咸阳,刘邦听从张良、樊哙的读议,不入秦宫室,封存其资财府库,与地方父老约法三章,约束兵士,秋毫无犯;项羽则屠杀饶掠,得其财宝美女而东归。有人劝说项羽称霸关中,项羽不听却因人家嘲笑他“沐疾而冠”而.这样,刘邦的宏图大略,项羽的识见短浅,便如画而出。

       《信陵君列传>的魏公子无忌,《平原君列传》的赵公子赵胜,都是战国时期喜好延揽宾客的名公子,但是他们对待土的态度却很不相同。无忌“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面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赵胜虽然也“喜宾客”,却并不能做到彻底的谦下恭敬。无忌可以为得到“夷门监者”而亲自驾车骑恭迎;赵胜有时却“爱色而贱士”。无忌为了解救赵国危难,矫命夺取兵权而救赵,因此滯留赵国多年。其间,无忌得以与久闻大名的赵国处士毛公、薛公交游,赵胜听得此事后却颇有微词,以为无忌“妄从博徒、卖浆者游”,也是一个“妄人”。这样的对比叙写,使同类人物的不同性格昭然呈现。

       除重要人物之间的对比外,《史记》还往往描写-些次要人物,形成对主要人物的比衬。如《项羽本纪》中老谋深算而坚忍的范增与简单直率又卤莽的项羽,《高祖本纪》中经常从容不迫的张良与时时窘迫凄皇的刘邦,《孔子世家》中的出世隐者长沮、桀溺、接舆与热心教世的孔子,<孟荀列传》中那些阿世苟合的说客与坚守理想的孟、荀,《信陵君列传》中恃才阴鸷的侯赢与仁厚重义的信陵君,《李将军列传》中“为人在下中”却封侯拜相的李蔡与战功赫赫却世路困窘的李广,都形成了鲜明有力的对比衬托,从而突出了人物各自的性格和命运。

       (三)在特定环境中凸显人物性情

       描写紧张激烈的环境和场面,把人物置入尖锐的矛盾冲突之中去塑造,是司马迁写人的又-特点。《项羽本纪》的“鸿门宴”,是-篇脍炙人口的文字。与宴双方,一-方是暴躁耿直的项羽和阴鸷刻深的范增,以及无所知悉的项庄和充当和事老的项伯;一方是奸诈圆滑的刘邦和老谋深算的张良,还有貌似卤莽却颇有机算的樊哙。一方拥兵自重,一方势单力孤。这样,“鸿门宴”就成为一场斗力与斗智的激烈角逐。刘邦一方想要胜利,就必须转斗力为斗智,化不利为有利。这场交锋,刘邦一方虽处于明显劣势,而各人都头脑清醒,团结一致;项羽一方虽处于明显优势,却是除范增外,都糊涂懵懂,心思各异。宴会开始,项羽剑拔弩张,气势夺人,而刘邦战战兢兢,卑言恭行,加之以项伯的调和,终于取得了项.羽的信任。但是,一波未平,一 波又起。范增屡次暗示,让项羽杀掉刘邦,令刘邦一方心惊胆战。而项羽却满腹妇人之仁,下不了决心,刘邦暂时免除危险。范增-计不成, 再施一计,叫项庄舞剑助酒,伺机杀死刘邦。形势急迫,张良赶快去叫樊哙进来,使干钧-发的局势得以缓解。最终使刘邦借机逃脱。在这场力与智的交战中,项羽的优柔寡断、范增的阴鸷远见、刘邦的智诈狡猾张良的善于谋划、樊哙的勇猛机智,以及项伯的温和憨愚,都在紧张激烈的矛盾冲突中得到鲜明的表现。

       再如《魏其武安侯列传》中灌夫使酒骂座的场面描写:

       夏,丞相(武安侯田蚧)取燕王女为夫人,有太后诏,召列侯宗室皆往贺。魏其侯(窦婴)过灌夫,欲与俱。夫谢曰:“夫数以酒失得过丞相,丞相今者又与夫有郄。”魏其日:“事已解。”强与俱。饮酒酣,武安起为寿,坐皆避席伏。已,魏其侯为寿 ,独故人避席耳,余半膝席。灌夫不悦。起,行酒至武安,武安膝席日:“不能满筋。”夫怒,因嘻笑日:“将军贵人也,属之!”时武安不肯。行酒次至临汝侯(灌贤),临汝侯方与程不识耳语,又不避席。夫无所发怒,乃骂临汝侯曰:“生平毁程不识不直一钱,今日长者为杂,乃效女儿咕嗫耳语!”武安谓灌夫日:“程、李(广)俱东、西官卫尉,今众辱:程将军,仲孺独不为李将军地乎!”灌夫日:“今日斩头陷匈(胸),何知程、李乎!”坐乃起更衣,稍稍去。魏其侯去,麼灌夫出。武安遂怒日:“此吾骄灌夫罪。”乃令骑留灌夫。灌夫欲出不得。籍福(当时往来豪门的著名食客)起为谢,案灌夫项令谢。夫愈怒,不肯谢。武安乃麾骑缚夫置传舍,召长史日:“今日召宗室,有诏。”劾灌夫骂坐不敬,系居室。

       一个本应欢快热闹的场面,由于贵族间宿怨的爆发,而引起激烈冲突。田紛的矜持傲慢,窦婴的顾虑碍面,灌夫的耿直不阿,其他官僚、食客的趋炎附势,都在冲突中暴露出来。

       (四)以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凸显人物某方面的精神风貌

       司马迁写人物,除选取具有代表性的重大事件外,还注意以富于表现力的细节刻画人物性格的特征。例如,《项羽本纪》写霸王悲歌别姬,《高祖本纪》写刘邦被项羽射中后谎称“卤中吾指”,《陈涉世家》写陈涉辍耕慨叹,《留侯世家》写张良替圯上老父纳履,《陈丞相世家》写陈平为乡人均分社肉,《李斯列传》写李斯见厕鼠、仓鼠而叹息,《淮阴侯列传》写韩信忍受胯下之辱等等,都十分传神地揭示出人物精神风貌的某些特征。清人章学诚说:“陈平佐汉,志见社肉;李斯亡秦,兆端厕鼠。推微知著,固相士之玄机;搜间传神,亦文家之妙用也。”(《文史通义》卷五《古文+弊》)好的细节描写,对传达人物性格的某些本质特征,能够起到点睛传神的作用。如李将军列传》写雁门之战后李广丟官家居时的几个生活片断:杀霸陵尉的细节,令人看到李广于机智勇猛之外,还有负能使气的-面;射石没,镞的细节,则凸显李广射艺的精湛和临敌时的威猛。

       再如《酷吏列传》写张汤讯鼠: 

       其父为长安丞,出,汤为儿,守舍。还,而鼠盗肉。其父怒,笞汤。汤掘窟,得盗鼠及余肉,劾鼠掠治,传爰书,讯鞫论报。并取鼠与肉,具狱磔堂下。其父见之,视其文辞如老狱吏,大惊,遂使书狱。

       这个细节,表现出张汤从小就熟悉治狱,具备残忍的特性。

       又如《万石张叔列传》的一个细节:

       (石)建为郎中令,书奏事。事下,建读之,日:“误!书‘马'字, 与尾当五。今乃四。不足一。上谴死矣!”甚惶恐。...石君少子庆,为太仆,御出,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日:“六马。”石奋和他的四个儿子都官停二千石,世称“万石君”。石家父子以为官道慎著称。这个细节,非常出神地显现了石家父子如腹薄冰的拘谨性格。

       《史记》也常常以简单的心理描写来揭示人物的性格特征。它或是通过人物独自,或是以他人的语言,或是由作者直接点拨,披露人物的内心世界。

       用独自写心理以揭示人物性格的例子,如《李斯列传》写李斯年少为小吏时,见厕所中的老鼠吃食不洁,又惧怕人、犬,而粮仓中的老鼠则饱食终日,又无人、犬之忧,于是感慨:“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当李斯功名盛极,权倾朝野,他又慨叹:“嗟乎!吾闻之荷卿日:‘物禁太盛。”夫斯乃上蔡布衣,闾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驽下 ,遂擺至此。当今人臣之位,无居臣上者,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秦始皇死,李斯被胡亥和赵高所逼迫同意废长立幼时,乃垂泪叹道:“嗟乎!独遭乱世,既以不能死,安托命哉!”后来李斯被赵高陷害,临死之际,他对儿子悲叹道:“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从这几段内心独自,甚至可以看到李斯一生思想情感的发展脉络,集中表现了李斯的精神品格。

       以他人的语言揭示人物心理的例子,如《吕太后本纪》: 

       孝惠帝崩。发丧,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子张辟强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日:“太后独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强日:“帝毋(无)壮子,太后畏君等。君今请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得脱祸矣。”丞相乃如辟强计,太后说(悦),其哭乃哀。

       吕后的心理状态及其微妙变化,通过张辟强之口得以表达。:

       由作者在叙述与描写中直接点拨人物心理的例子,如《司马相如列传》写司马相如奏琴挑逗卓文君,文君“心悦而好之,恐不得当也”,写出了卓文君倾心司马相如又忧虑担心的复杂心态。又如《吕太后本纪》写:“太后欲侯诸吕,乃先封高祖之功臣、郎中令(冯)无抒为博城候。....后欲王吕氏,先立孝惠后宫子强为淮阳....”《史记评林》引明人凌约言说,此“皆太史公揣摩吕后本意,欲假公以济私也”。

       《史记》不只是- -部具有开创意义的历史巨著,更以其人物传记的卓越文学成就,成为文学史上史传散文的典范,对后世文学尤其是叙事文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它的价值,恰如鲁迅所说,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湖北自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