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考网_湖北省自考自学考试服务交流平台欢迎各位自考生,今天是
湖北自考各市自考: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州 宜昌 十堰 孝感 荆门 鄂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武汉自考
湖北自考指南手册

中国古代文学史_楚辞的渊源及其文体特点

2019-09-25 15:32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自学考试,中国古代文学史,复习资料,湖北自考
导读: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楚辞的渊源及其文体特点 楚辞是屈原等人开创的一种新诗体,而楚辞这个名称到西汉时始出现。《史记.酷吏列传》:(朱)买臣以楚辞与(严)助俱幸。《汉书●朱买臣传》:严助贵幸,荐买臣。召见,说《春秋》,言楚辞,帝甚说之。这里所谓...

湖北自考复习资料

楚辞的渊源及其文体特点

       楚辞是屈原等人开创的一种新诗体,而“楚辞”这个名称到西汉时始出现。《史记.酷吏列传》:“(朱)买臣以楚辞与(严)助俱幸。”《汉书●朱买臣传》:“严助贵幸,荐买臣。召见,说《春秋》,言楚辞,帝甚说之。”这里所谓“楚辞”,当是专指先秦屈原、宋玉等人的作品。成帝时,刘向编集屈、宋等人的作品,又把西汉贾谊等人的骚体辞章收录进来,辑为16卷,命名“《楚辞》”。至东汉安帝顺帝之际,王逸加入自己的一篇作品,成17卷,并为全书作注,名为《楚辞章句》,流传至今。

       宋人黄伯思说:“盖屈宋诸骚,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故可谓之楚辞。”(《东观余论)卷下<校定楚辞序》)这表明,楚辞与楚文化关系密切。可从以下几方面来看:

       首先,楚辞的产生与楚声、楚歌有直接联系。春秋时期,楚国地方音乐就已闻名。《左传.成公九年>载,楚人钟仪遭晋人虏囚,令其奏乐,他便“操南音”,晋人称赞其“乐操土风,不忘旧也”。战国时楚国的地方音乐,如《劳商》、《涉江》、《采菱》、《九辩》、<九歌》、《薤路》、《阳春》.<白雪》等乐曲,在楚辞作品中都曾提到,甚或就以曲目名篇。楚辞是否可歌,不得而知。但《隋书.经箱志》集部《楚辞》载:“陈时有释道骞,善读之,能为楚声,音韵清切。至今传<楚辞》者,皆祖有公之音。”由此可知,楚辞即使不能歌唱,也要用楚声来诵读。并且,楚辞许多诗篇都仃“乱"辞(或“侣"、“少歌”),它们本都是乐曲的组成部分,这更直接表明楚辞与楚乐有着亲密关系。楚国民歌,如敬见于古文献的《孺子歌》、《子文歌》、《楚人歌》、越人歌》.《徐人歌》等,它们]的歌词,一般是在单句末尾(或何中)加-“兮”字,何式灵活多样白如流畅。例如:“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湄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孺子敬》“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干金之剑兮带丘慕。”(《徐人歌》)这种句式结构,成为楚辞的主要句法形式。

       其次楚辞的产生与楚国民间“巫歌"关系紧密。楚地- -向巫风盛行,“信巫鬼,亚淫祀”(《汉书.地理志》),“夫(人)人作享,家为巫史" (网话.楚语下》。王逸《楚辞意句.九歌序》也说:“昔楚国南郢之区,沅術之间,其俗仙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这种宗教的歌舞,对楚辞有几个方面的直接影响:其一,屈原所创作的<九歌》,就是在民间祭神乐歌的基础上加工而成的;《招魂》也是根据民间招魂词的写法而创作。其二,祭神仪式中,巫师装扮成不同的神祗载歌载舞,边唱边说,就像戏剧-样。这样神秘浪没而具有故事性的歌舞,对楚辞的构思和表现都有影响。比如<离骚>写巫咸降神,《招魂》写巫阳下招的情节,就明显受到巫歌的启示。其三,最重要的,是民间祭神巫歌,富有神奇的想象或幻想,孕育着丰富的神话故事,这些都成为楚辞的养料和特征。如《九歌》中的神鬼,《离骚》中的天界,《招魂》中的地狱,以及《天问》中的玄思等等,都能找到巫风的痕迹。

       再次,楚辞充满楚地风物的描写,使用道地的楚地方言,自不待言。

       以上种种,说明楚辞确乎与楚文化关系密切,带有浓厚的地域色彩。同时也应看到,楚辞的产生还受到北方文化的影响。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国力不断强盛,与北方诸国的战争和外交活动日益频繁。与此同时,南北的思想文化也相互浸润,中原先进的制度、思想文化渐为楚文化所汲取。此外,战国时期北方纵横家铺叙华辞的风气,当也对楚辞有不小影响。《文心雕龙,时序》说:“屈平联藻于日月,宋玉交彩于风云。观其艳说,则笼罩《雅》、《颂》。故知≈烨之奇意,出乎纵横之诡俗也。”鲁迅《汉文学史纲要》也指出,楚辞的“形式文采之所以异者.....游说之风渐盛,纵横之士欲以唇吻奏功,遂竞为美辞,以动人主。....波流衍,渐及文苑,繁辞华句,囤已非《诗》之朴质之体式所能载矣”。

       要之,楚辞既源于楚国固有文化传统,由此造就了它浓厚的地域特色,也接受了北方文化的影响,在其思想和形制上都烙下了鲜明印记。楚辞是在南北文化交流的新的时代环境下,诞生于楚国的、地域特色鲜明的新诗体。

       汉代人往往又把楚辞称为“赋”。实际上,把楚辞和赋等而视之是不确切的。它们不仅体式不同,性质也有很大差别。从体式说,楚辞依“兮”而咏,语句参差错落,长短不拘;赋则很少虚字,句式铺排偕偶,比较整齐。从性质说,楚辞以抒情、议论、描绘为主,主观抒发意味特别浓重;赋(尤其是典型的汉大赋)则以客观的咏物、铺排摹画为主,缺少主观情感的抒发。晚清刘熙载说“楚辞尚神理,汉赋尚事实”(《艺概.赋概》) ,大抵是不错的。

       楚辞的文体,有自己鲜明独特的特点。就体式而言,楚辞有两种:一种是类于《诗经》而有所改造的样式,如<(天问》、《橘颂》,前者基本是四言体而少用虚字,后者也是四言体而单句句尾用“兮”字。这种样式受《诗经》彬响很大,其内容和行文虽有楚风楚韵,但不是典型的楚辞体。另一种就是以《密骚》、九歌》等为代表的典型样式。一般说 楚辞或“骚体”,都是指后一种样式。典型的楚辞体,在诗风、体式、语言上均具有某些共同特点:

       从诗风言,想象富奇,铺排夸饰,是楚辞的共同特征。屈原的作品充满奇幻不拘的想象,抒发真情层进反复(如<离骚》,描招事物层亞败张(如招魂》);而宋玉的作品在铺叙描蔡方面似更进一步。

       从体式言,楚辞较之(诗经》,篇幅极大增长,句式也由四言为主变为长短不拘,参差错落。这就使抒情达意更为透辟淋漓,扩展了表现的能量。

       就语言说,楚辞多用楚语楚声,多写楚地风物。另外,“兮”字、“些”字作为虚词叹语,,极其频繁地写,入楚辞,成为楚辞的一个鲜明标志。



湖北自考推荐